《極品少年花都燃情》全文閱讀

作者:午夜冷風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最新章節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三章最后的大決戰(三)(12-06-11)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最后的大決戰(二)(12-06-11)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最后的大決戰(一)(12-06-11)     

第七百八十章有家的感覺真好

  
  第七百八十章  有家的感覺真好
  “找到了!找到了——”陳菲兒興奮的唏噓著,大喊著,滿臉激動無比,而旁邊的葉雨濃則是哭得更慌了,很顯然是被媽媽那有些瘋癲的樣兒給嚇壞了。
  房門應聲推開了,進來之人正是李梅。
  李梅在樓下聽到孫女的哭聲,匆忙間就上了樓,雖然心憂兒子的下落,但是看到寶貝孫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像個小淚人兒似的,頓時心疼得將葉雨濃抱在懷里,連連哄騙了起來,好一會兒,才讓小丫頭消停了下來……
  陳菲兒沒想到,鬧出了這么大的動靜,全是因為自己女兒搗蛋,頓時有些氣不打一處來,上前就要教訓一番,可是卻被李梅給阻攔住了。
  “菲兒,怎么了?”李梅有些焦急的開口詢問了起來。
  “媽,老公找到了,你看這是他給我們留的信,都是這小丫頭惹的禍,將他爸爸留的信給撕爛了,害得我們折騰了三天……”
  “啊?什么?小凡留信了!說說,他跑哪里去了?”李梅先是驚詫了一番,隨即迅速的追問道。
  “信上說,他去八寶山烈士陵園了,媽,咱們趕緊去看看吧,這家伙三天了,估計就呆在那里,風餐雨宿的,別折騰出什么病,就不妥了!”陳菲兒說了下葉凡的下落,心中很是擔心起葉凡來……
  “對,對,咱們趕緊去看看,這家伙真是的,真不讓人省心,也不知道當面開口說一聲,等會看我怎么收拾他!”李梅得到兒子準確的下落,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心情輕松了,自然免不了要向這“罪魁禍首”興師問罪一番。
  “恩,那媽,咱們走吧!”二女商量好了,李梅抱著葉雨濃,速的往樓下走去……
  當樓下眾人得到這個消息后,一個個總算是放下心來,當然,幾個脾氣急噪的自然是罵罵咧咧了一番,然后嚷嚷著,一老撥子人就浩浩『蕩』『蕩』的往八寶山烈士陵園而去……
  八寶山革命公墓位于北京石景山區八寶山東部,長安街延長線路北……北京八寶山烈士陵園是在建國后,在明代護國寺基礎上改建而成的。主要分為兩部分,殿堂改建為骨灰堂,朱德、董必武、彭德懷等的骨灰安放在最后一進的大殿內。寺院四周是墓葬區,1950年任弼時去世后葬此,瞿秋白的靈樞后也遷葬于此。美國進步作家史沫特萊、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等國際友人逝世后也在此安息。
  整個墓地在蒼松翠柏環抱中,莊嚴肅穆。
  當眾人走進八寶山烈士陵園的時候,也是被眼前的景象給感染了,誰也不敢大聲說話,生怕驚擾了無數烈士的英靈。
  看著一座座英雄的墓碑,眾人心中的感慨之情,也是難以言表……
  順著主干道一直向前行走,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眾人很就來到了一號區。
  遠遠的,眾人就看到無數墓群中,一個略顯孤寂的男人身影枯坐在其中,一動也不動……
  葉凡!眾人幾乎同時腦海中劃過同樣的名字,沒錯,正是他!
  眾人讓工作人員先行離開了,然后輕輕的向葉凡身邊走去……
  一百米,五十米,當眾人站定了葉凡身后的時候,葉凡卻絲毫也沒有察覺到似的,自顧自的對著面前的兩座墓碑說著話。
  “來,曹凌,田原,咱們兄弟三個再干一杯,我在這里陪了你們三天了,也該回去了,我不像你們啊,清閑了,外面還有好多事情等待我去處理呢!哎,做人有時候確實挺不容易的,呵呵。”葉凡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了下,打開三瓶二鍋頭,在田原和曹凌的墓碑前各倒了一瓶,然后葉凡拿起屬于自己的一瓶,對著兩個水泥做的墓碑做了敬酒的動作,瀟灑的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像喝礦泉水般的喝了下去……
  當眾人看到葉凡那頹廢沮喪的模樣,原本還憋著一肚子氣的她們此刻再也發不出來了,鼻子有些酸酸的,澀澀的,眼淚也是忍不住的滾落了下來。
  看著地上無數的空酒瓶和煙頭,眾人能想象出葉凡這三天是如何度過來的。雖然田原的死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但眾人明白,這個心結卻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淡,反而是愈發的刻骨銘心了。
  哭泣聲,哽咽聲,瞬間匯成了當前的主旋律……
  葉凡訕訕的回頭一看,頓時愣住了,只見身后齊刷刷的站著兩三排人,幾乎葉家所有人都來了,饒是遠在杭州,香港,四川的頭頭腦腦也過來了,詫異,相當的詫異!
  自己不是給他們留下書信了嘛!他們難道沒有看到?
  葉凡有些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三天了,一直坐在這里,此刻突然間站起來,頓時感覺全身像累散了架似的。
  “別哭了,我沒事,咱們回去吧——”葉凡沒有過多的勸說自己的女人們,三天三夜沒合眼,此刻突然清醒過來,倒是感覺連眼皮都有些睜不開了,腳步也有些趔趄,有些蹣跚。
  陳菲兒和許雅兒看到了,立刻上前一步,將葉凡給攙扶住,眾人見葉凡離開,這才擦了擦眼眶中的淚水,簇擁著葉凡離開了……
  剛剛回到家,葉凡啥也沒吃,一頭就撲在床上,有些昏昏沉沉的睡過去了……
  天黑了,又白,一天一夜就在無聲無息中過去了……
  “菲兒姐,老公的燒退下去了嘛?”蘇媛躡手躡腳的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小聲的詢問著一直陪同在側的陳菲兒。
  “恩,現在好多了,沒有昨晚那么嚴重了!基本上退下去了!”陳菲兒微微嘆息了口氣輕聲說道,原本緊鎖著的秀額也是舒展了許多。昨天回到家后,葉凡剛剛睡下沒多會,就感冒發燒了,匆忙之間,范若曉挺著個大肚子,親自給葉凡打了一針,對李梅,陳菲兒囑咐了一番注意事項,然后繼續休息去了……
  “恩,那就好!那就好!”蘇媛聽了之后,也是放下心來,這幾天勁跟著這家伙擔驚受怕了,好不容易回來了,卻又病了!
  “小媛妹妹,我估計老公要醒了,三四天沒好好吃東西,估計一定會很餓,你去幫忙燉點雞湯什么的。”陳菲兒柔聲的對蘇媛囑咐道。
  “恩,好,我這就去!”蘇媛答應了一聲,然后轉身出了房門,下樓去準備去了……
  葉凡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長時間,『迷』『迷』糊糊中醒來的時候,發現床邊坐著一個漂亮的女人。
  連連瞇了兩下眼睛,細細一看,原來是菲兒。
  “菲兒,幾點了?”葉凡『揉』了『揉』眼睛,下意識的開口詢問道。
  “老公,你醒了!”陳菲兒見葉凡醒了,抬腕看了看時間,很是高興的說道:“現在是晚上五點多鐘了!”
  葉凡點點頭“哦”了一聲,喃喃自語道:“還好,沒睡多長時間啊,呵呵。”
  “老公,是沒多長時間,也就十八個小時而已。”陳菲兒翹著嘴巴打趣道。
  “啥,我睡了這么長時間?”葉凡驚得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很是驚訝的瞅著陳菲兒,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陳菲兒沒有吱聲,只是一個勁的“咯咯”笑著,隨手指了指墻壁上掛著的日歷,那意思仿佛在說,看看今天是幾號,不就明白了嘛!
  葉凡順著陳菲兒手指向的方向,一看果然,日歷上赫然顯示著7月5號,自己清清楚楚記得自己是2號清晨天未大亮,就前往八寶山的,如今算算時間,還真如自己老婆所說,自己整整睡了十八個小時,葉凡“啊”的一聲,就躺在了松軟無比的大床上……、
  兩下一折騰,肚皮“咕嚕咕嚕”的唱起了空城記,葉凡這才想起,自己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了,這幾日全以酒充饑了!雖然酒就是糧食,但幾日沒吃過一頓熱乎的,那滋味也很是難受。
  “老婆,我餓了,有東西吃嗎?”葉凡捂著干癟的肚皮,有些無辜,有些可憐巴巴的看著陳菲兒說道。
  陳菲兒心中瞬間也是心疼了一番,這家伙也不知道當年在國外創業的時候是怎么過來的,一點也不會照顧自己,有些幽怨的瞪了葉凡一眼,然后站起身來,開口道:“你好好給我躺在床上,我下去幫你拿!”
  葉凡“哦”的一聲,很是乖巧的答應了一聲,那模樣像極了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孩似的,看得陳菲兒又是一陣輕笑不已……
  口中喝著香噴噴,熱乎乎的雞湯,眼前是一張張充滿愛意的小臉,葉凡瞬間感覺心里暖洋洋的,很是溫馨……
  想想小時候的自己,在想想如今的生活,葉凡暗暗感嘆,有家的感覺真好!生病了有人照顧著,肚子餓了有人做好吃的,或許將來死了,還有人給自己送終。真好!葉凡很滿意現在這種有家的生活狀態,平淡中見真情。滋潤,溫暖,和和美美,有滋有味!
  回憶起自己這前半生,金錢,美女,權力,家庭,這人人為之拼搏,為之努力的成就,自己算是全部擁有了。這一生,也值了!即便明日死去,也是無怨無悔!
  “老公,什么時候也帶我們去玩玩『射』擊吧,前兩天聽到你說了之后,我這心里有些癢癢的,呵呵。”穆彤小丫頭待葉凡將雞湯喝完,湊上前來,笑盈盈的抱著葉凡撒嬌般的說道。
  葉凡有些懷疑的看了穆彤一眼道:“小彤,你想玩『射』擊?”
  “是啊,老公,怎么了?有什么不可以嗎?本小姐天資聰穎,只要玩上一周半個月,一準會成為神槍手!”穆彤腦袋仰得高高的,很是驕傲的吹噓道。那可愛的小模樣,看得葉凡也是笑得前仰后合,這小丫頭片子,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若是『射』擊真有那么好學,這軍隊里豈不是個個都是神槍手!就那些軍官士兵們一年到頭,不知道要喂多少子彈,可是真正的神槍手卻只占極少的一部分。
  這說明什么?這說明想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一個人見人羨慕的神槍手,那是相當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豈是穆彤這丫頭一周半個月時間就能成就的。即便是愛因斯坦去學『射』擊,估計也不可能達到如此迅猛的效果……
  『射』擊這項技能,在葉凡看來,更多的是在長期的練習中培養一種微妙的感覺,當感覺有了,你自然會順理成章的成為神槍手。
  對于自己來說,一槍在手,槍就是人,子彈就是目光,只要目光鎖定哪里,子彈就能飛向哪里,這就是境界。『射』擊的最高境界,人槍合一,融為一體,人就是槍,槍就是人!
  不過葉凡倒也承認,一個人能否成為神槍手,天分也是極其重要的,當然若是心靜不下來,即便你再聰明,那也是無法達成這一成就的,就好比穆彤來說,葉凡對于這丫頭那是再了解不過了,做事三心二意,粗心大意,脾氣還浮躁,根本就不是玩『射』擊的料,莫說一周半個月,即便是三年五載,這丫頭也不可能成功。所以葉凡才有此一笑。
  不過,葉凡對于自己的這些老婆們,向來是以鼓勵為主,很少潑涼水。想玩就玩唄,等你這新鮮勁一過,我看你估計也就不想再玩了……
  “好啊,沒問題!你想什么時候去,就什么時候去!不過打不中,可別哭鼻子哦!”葉凡大大咧咧的應承了下來,不過卻也是事先打了個預防針,省得這丫頭到時候抱怨……
  
  ##好看#更新最
  

Snap Time:2020-08-03 19:52:36  ExecTime:0.033


福建体彩31选7今日开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