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少年花都燃情》全文閱讀

作者:午夜冷風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最新章節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三章最后的大決戰(三)(12-06-11)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最后的大決戰(二)(12-06-11)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最后的大決戰(一)(12-06-11)     

第二百四十三章原來是葉凡

  
  第二百四十三章 原來是葉凡
  “喂,小姐,你沒事吧!”男人見柳惜筠那目瞪口呆的樣子,有些”納悶”,上前拉著柳惜筠的手臂,很是關切的問道。
  柳惜筠猛然間意識到自己的手臂被男人握著,突然觸電般的甩掉了男人那很是寬大的手掌,然后有些驚恐的問道:“你干什么?別碰我!”
  男人對于柳大美女有些過于激烈的反應,不怒反而笑了,只是那笑容中卻包含著另外一層含義。
  柳惜筠此刻也顧不上眼前的男人了,只是想回去盡的找父母搞清楚這件事,矢口否認道:“對不起,這位先生,你找的這人我不認識,我先走了,再見!”
  柳大美女此刻離去的表情再不復剛才那輕松樣,滿臉的錯愕與不安,男人剛才的那番話實在是讓柳大美女太震驚了,柳惜筠感覺心里慌『亂』無比,如果此刻葉凡在自己身邊該有多好啊,自己的男人一定會幫自己搞定一切,什么也不用自己去煩惱,自從跟了葉凡之后,在柳惜筠的心中,自己的男人就是自己休息的港灣,自己依靠的大山。
  可是,還沒等柳大美女走遠幾步,背后就傳來男人略微有些夸張的笑聲,只不過這次這笑聲竟然是如此的熟悉,讓柳惜筠印象無比深刻,深入骨髓,即便在睡夢中,柳惜筠也能辨認出來的聲音,對,這聲音就是自己老公葉凡的聲音,可是,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柳惜筠突然沒來由的有些激動了起來,嬌軀開始不停的顫抖了起來,腳步也停了下來,只是柳惜筠卻不敢回頭去看,害怕這只是自己的錯覺,害怕……
  “老婆,怎么?不認識自己的老公了,哈哈……。”葉凡的聲音再次從柳大美女的身后傳來。
  對,是他,沒錯,絕對是他,柳惜筠忍不住回頭一看,天啊,這不是葉凡那家伙,還是誰啊!真沒想到,剛才那個家伙竟然是葉凡假扮的,柳惜筠突然之間,眼淚就”嘩嘩”的流了下來。
  而葉凡則是閉上眼睛,張開雙臂等待著美女投懷送抱,可是等了好久,也沒等到溫香軟玉入懷,葉凡不免有些微微失望,睜開眼睛,才意外發現柳大美女竟然已經走出去了幾十米遠。葉凡有些郁悶,看來小丫頭對自己這個驚喜似乎有些意見啊,不過,看她那模樣,心里指不定偷偷樂著呢。葉凡可是對自己的魅力那是相當的自信。
  算了,還是趕緊的跟上,去哄哄吧,這丫頭竟然也喜歡這兩句甜言蜜語,真是服了她了。葉凡邊想,邊追了上去……
  而柳惜筠則是一邊走,一邊不時的偷偷的向后面瞄上兩眼。只是看著葉凡卻依舊站在原地不動,還沒追上來,不免有些失望。這個臭家伙,壞家伙,怎么還不跟上來,人家是女孩子嘛,也不知道上來安慰安慰自己,真是塊木頭。
  呀,他追上來了,柳惜筠無意間的一次回頭,總算是心中暗暗喜悅起來,柳惜筠能清晰的感覺到葉凡的腳步聲離自己是越來越近,而自己的心如小鹿般”砰砰”的跳動的厲害,柳惜筠感覺自己已經緊張的有些闖不過氣來……。
  終于,柳惜筠那由于激動而有些微微顫動的軀體被一雙用力的手臂從后面給抱住了。大庭廣眾之下,如此親密的動作,著實讓柳大美女那是雙頰緋紅,兩朵紅霞躍然而上。看著小區里不時的人來人往,甚至有些大媽大嬸們又開始嘰嘰喳喳的嚷嚷了起來,柳惜筠很自然的低下了頭。只是,柳大美女畢竟還處于假裝生氣中,所以還是開始掙扎了起來,嘴里還小聲的嘀咕道:“葉凡,你放開我,放開我……“
  葉凡可不管別人的眼神,依舊我行我素,毫不在意,手臂依然緊緊的抱著柳大美女那纖細的小腰,嘴唇卻是貼在了柳大美女的耳畔,低聲道:“老婆,別生氣了嘛,老公我還不是想給你個驚喜嘛,呵呵……“
  柳惜筠有些吃力的回過頭說道:“誰要你給人家驚喜嘛,一路上竟然將人家耍的團團轉,哼,氣死我了……“
  柳大美女撅著小嘴,滿臉幽怨,委屈……
  “好了,好了,老婆,如果你下次不喜歡的話,那老公就不玩這一套了,呵呵,說實話,我也挺累的,呵呵。”葉凡說道。
  柳惜筠雖然表面上一副很是不開心的模樣,其實內心還是很喜歡葉凡的這份驚喜的,眼看葉凡就要那啥,柳大美女連忙開口道:“好了,好了,人家……人家還是很喜歡的拉!”
  柳大美女的聲音那是越說越細,輕如蚊蟲,滿臉通紅……。
  “那那老婆你是不生氣了?”葉凡乘勝追擊道。
  “恩……“柳惜筠害羞的點點頭,一副小女兒狀,那副嬌態,,看的葉凡那是心里癢癢的,要不是顧及到環境因素,葉凡真想美美的親上一大口,然后再做一番,那滋味一定很美吧,呵呵。葉凡暗暗的想象道。嘴角邊竟然溢出了一絲晶瑩,而那副表情則是有些猥瑣,看得懷中的佳人也是秀眉微蹙,一只玉手更是毫不客氣的在葉凡的腰部狠狠的捏了一把,著實讓葉凡疼的吸了一口冷氣……。
  葉凡和柳惜筠的歸來,可是讓柳元年夫妻倆高興壞了,忙里忙外的招呼起葉凡來,那熱乎勁讓葉凡都有些大呼吃不消。由于明天才是柳元年的五十大壽,所以葉凡在和老丈人聊了一會天后,決定一個人出去轉轉……
  “這一刻,突然覺得好熟悉,像昨天今天同時在放映,我這句語氣原來好象你,不就是我們愛過的證據……“一陣悅耳的鈴聲在耳邊響起,此刻葉凡正在馬路邊閑逛,有些納悶,這會會是誰打電話給自己?葉凡掏出手機看了下,號碼很是陌生,只不過似乎是成都本地的號碼,不過葉凡想來想去也沒想到自己在成都還有什么熟人?
  “喂,你好。哪位?”葉凡隨口問道。
  電話里那頭的人聽到葉凡的聲音似乎很是驚喜:“小長官,你好啊,我是韓正陽啊!呵呵。”
  葉凡腦袋想破了也沒想到會是韓主任,韓正陽畢竟是黃叔叔一手栽培出來的,而黃叔叔和自己早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再加上在陜西榆林市的接觸,葉凡對于韓正陽印象也很好,所以早就從內心深處接受了他。
  “恩,是老韓啊!我說老韓啊,你怎么跑成都來了?”葉凡笑著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小長官,是這樣的,我兩個月前已經正式調任四川省副省長了,呵呵……“韓正陽的語氣無比的懇切。
  “哦,是嗎?”葉凡對于韓正陽的話有些驚喜道:“老韓啊,那真是恭喜你了!呵呵……“
  “小長官,謝謝你!對了,長官,你現在在成都吧,我想請你吃頓飯,你看中午有時間嗎?”韓正陽笑呵呵的問道。
  而葉凡對于韓正陽的信息靈通有些納悶:“我說,老韓啊,你該不會是在我身邊安『插』了間諜吧,怎么我剛到成都沒多長時間,你就知道了!”
  “長官,這個……這個是老長官透『露』給我的,呵呵……。”
  “哦,我說呢。”葉凡聽到韓正陽的話后,也明白了。隨即說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電話那頭的韓正陽聽到葉凡答應了,顯然很是高興,語氣中絲毫掩飾不了那份喜悅:“長官,你在哪里?我馬上過來接你。”
  “哦,我現在在二環路……“葉凡看了下路牌然后隨口說道。
  “長官,你在那里等十分鐘,我馬上就到。”
  “恩,好吧。”葉凡掛斷了電話,然后隨手給柳惜筠打了個電話,囑咐了下中午不回去吃飯了,柳惜筠交代了幾句,然后掛斷了電話。
  葉凡在馬路邊的長凳上坐了沒多會,一輛掛著省委三號車牌的黑『色』奧迪徐徐的開了過來,緩緩的停在了葉凡身邊,由于韓正陽的身份原因,所以韓正陽在葉凡的示意下并沒有下車,而葉凡則是在司機小李的幫助下,坐上了奧迪,揚長而去……
  葉凡上車后,和韓正陽寒暄了幾句。而司機小李則是比較好奇,為什么韓副省長會對一個年紀僅僅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如此客氣,甚至從那說話的口吻,儼然就是下級對上級時的語氣,要知道韓副省長在省里的位置僅次于省委蔡主任,方省長,是名副其實的三號人物,可以說是位高權重,而且據說上頭還有相當堅實的后盾。可以說是相當的實力派。就算是蔡主任以及方省長那都要對韓副省長禮讓三分。小李很是不解,但也不好問什么,只好把這個疑問憋在肚子里,畢竟有些事情,不該自己了解的就盡量不要去了解,自己只是個司機,站好自己的位置,那是相當重要的。
  汽車很就來到了四川省委招待所,當招待所的員工看到韓副省長笑容可鞠,態度無比的恭敬的帶著一個年輕人前來用餐的時候,那表情自然是不言而喻。
  二人來到了省委高層專用的包廂坐下,隨意點了些菜,然后就開始聊了起來。
  “小長官,真沒想到,一年不見,小長官越發的英姿勃發了,呵呵。”韓正陽笑呵呵的說著套話,不過確實也是實在話,就論葉凡的外貌,氣質,如果用英姿勃發來形容,那絕對不辱沒這個詞。
  “我說老韓啊,咱們之間就沒必要說那些俗語了,你應該從黃叔叔那里知道我的一些脾氣,以后可不允許再說那些話了。要不然,我可生氣了。”
  “知道了,小長官,哦,對了,小長官這次來成都是公事呢還是私事呢?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盡管開口,正陽一定會盡力去辦。”
  葉凡喝了口茶,說道:“老韓啊,咱們都是自己人,是這樣的,我老丈人呢,明天過五十歲生日,所以呢,我就過來了。別的也沒什么事。對了,老韓,我把這事告訴你,你可別跟別人講啊,否則我可拿你是問,知道嗎?”
  “原來是這樣啊!”韓正陽有些恍然大悟,對于得到這個消息,韓正陽很是欣喜,心里也下了個決定。
  “放心吧,長官,我明白。”
  “恩,那就好!”葉凡點點頭說道:“哦,對了,老韓啊,到四川之后遇到什么問題沒?如果有問題的話,說出來,我們會想辦法幫你解決一些,不過,有些事情還得你自己去處理。”
  韓正陽聽了葉凡的話后,心中也很是感動。頓了頓嗓子道:“小長官,謝謝你,有問題我會跟你和老長官匯報的,你們放心吧,正陽一定不會辜負你們對我的厚望。”
  “恩,老韓啊,你有這樣的心態,很重要啊!”葉凡很是欣賞的看了韓正陽一眼,如果韓正陽此刻要是對著葉凡提出一大堆要求的話,或許韓正陽在葉凡的心中的位置會下降一塊,畢竟官場如戰場,有些事情必須要自己親身去經歷過,那自己才會有更大的進步,如果一味的依靠外在的助力的話,那對于以后的道路是相當有害的。或許會慘遭淘汰,這就是現實。
  “長官,正陽明白。”韓正陽畢竟浸『淫』官場多年,深諳其中之道,所以也很明白了長官的用心。
  “好了,咱們還是說說一些輕松的事吧,對了,韓冰現在挺好的。你不用擔心。”葉凡轉移了話題,然后說道。
  “哦,是嗎?”韓正陽聽到韓冰的消息后,先是驚喜了一番,但隨即臉部表情中迅速的閃過一絲憂傷,雖然轉瞬即逝,但還是被葉凡敏銳的察覺到了。看來這二人之間定然有段不尋常的故事啊!葉凡心中暗暗思道。
  “老韓啊,能說說你們倆的事情嗎?我看能不能幫你們一把?”葉凡突然開口說道,由于事先沒有任何預兆,所以葉凡的話還是讓韓正陽著實的吃了一驚。
  
  ##好看#更新最
  

Snap Time:2020-08-15 12:44:51  ExecTime:0.031


福建体彩31选7今日开奖行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跨度 浦发银行股票 网上真钱的棋牌哪家好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爱乐彩 湖北快3走势图维e和维c能一起吃吗 双色球玩法介绍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牛 买股票的流程怎么操作 时时彩360开奖号码走势图 幸运农场安卓版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 爱彩乐贵州快3开奖查询 窄基股票指数 云南11选5任五号码推荐 股票配资骗局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