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少年花都燃情》全文閱讀

作者:午夜冷風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最新章節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少年花都燃情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三章最后的大決戰(三)(12-06-11)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最后的大決戰(二)(12-06-11)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最后的大決戰(一)(12-06-11)     

第四十九章生吃蛇肉

  
  第四十九章 生吃蛇肉
  下午,在一聲緊急的集合哨聲中,淘汰訓練正式的開始了,龍天,龍地被葉凡任命為教官,負責執行葉凡的淘汰計劃。
  第一個淘汰項目就是十公里負重越野,每個戰士都必須背負二十五公斤的重量,包括防彈背心,手槍加四個彈夾,沖鋒槍,突擊步槍加五個彈夾,頭盔匕首,越野戰靴,急救包,口糧,水壺,通訊設備,萬用剪,另外加十公斤的沙袋背心,五公斤的沙袋綁腿。規則是淘汰最后的一千名。
  面對如此殘酷的淘汰,戰士們面不改『色』,聽到出發的命令后,一個個像獵豹般的向前躥了出去。葉凡坐在直升機上密切注視著部隊的動靜,一開始,所有的人不分先后,都聚集在一起,十分鐘,部隊分為了兩個集團,三十分鐘后,差距漸漸拉大……
  當越野結束后,首批就被淘汰的軍人們被一輛輛大卡車送回了原先的部隊,送別現場充滿著悲哀的氛圍,戰士們一個個滿含熱淚的離開了自己心目中的軍營。
  一天天過去了,每天都會有一批軍人送離“猛虎”軍基地,每天葉凡都要面對那些熱淚盈眶的士兵,可是葉凡也無奈,硬起心腸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軍人。
  時間過的飛,眨眼間一個月就過去了,原先送來的十萬軍人只剩下了兩萬,今天是休整的日子,明天就要展開最后一場淘汰了,目標將淘汰一萬人。戰士們經過一個多月的折騰,每天都進行著高強度的訓練,神經始終保持著高度緊張,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超過四小時,早就累壞了,好不容易休整一天,戰士們沒有出去玩,而是一個個全選擇躺在床上休息,緊張的神經一下子松懈了下來。整個營地一下子少了平時的一些喧囂,變的安靜起來。
  而此刻一間大會議室內,葉凡正和林政委,許司令,李司令商量著明天的最后一場淘汰賽。
  “小凡啊!你這樣做會不會有點殘酷?”許司令聽了葉凡的計劃后有些擔心的說道,額頭微微有些皺,臉上帶著一絲猶豫。手中的香煙緩緩的燃燒著。
  葉凡一臉的堅毅,站起身來,走到窗前,目光遙視著遠方,半響,淡淡的說道:“我們需要組建的是一支精銳之師,一支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擔當大任的部隊,如果他們連這點小小的困難也克服不了,那我寧愿一個也不要。我們“猛虎”軍不是一支常規部隊,我們需要的士兵在任何方面都要是最優秀的,既然上面將這支部隊交給我,那我就一定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打造他們。所以,我已經決定了。”
  “好吧,小凡,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們支持你。”林正國摁滅手中的香煙,看了一眼許司令和李司令,然后點點頭嚴肅的說道。
  “謝謝!”葉凡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人,略帶一絲感激的意味。
  ……
  深夜,整個軍營里面一片寂靜,戰士們在特殊『藥』物的催眠下,一個個睡的如死豬一樣。葉凡帶著龍天,龍地站在宿舍門前,晚秋的風帶著一絲寒意,葉凡抬腕看了看時間,三點整,葉凡轉身對著龍天二人說道:“可以了,開始吧。”
  龍天領命后,帶著從北京軍區臨時調來的一千名士兵迅速的沖進了士兵宿舍,然后將一個個睡的正香的士兵們抬上了早已等候多時的軍用運輸機上面,等所有的士兵被裝上運輸機后,飛機一個漂亮的轉身呼嘯著向中國西南某原始森林飛去……
  清晨,當一縷陽光透過濃密的樹葉照在何遠的臉上,何遠慢悠悠的醒了過來,恩,好舒服啊!終于睡了一個安穩的覺,睜開眼睛,一片綠『色』映入眼簾,咦,這是哪里?我記得請清楚楚宿舍的墻壁是白『色』的呀,怎么變綠『色』的了?恩,不對,這哪里是宿舍啊?怎么好象是原始森林啊!何遠突然感覺到不對勁,連忙用手『揉』了『揉』眼睛,呀!自己怎么會跑到原始森林了?
  “怎么回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遠一聲仰天長嘯,驚醒了身邊幾個戰友,幾人慢慢醒轉了過來。
  李大憨傻傻的『摸』了『摸』后腦勺,看了一眼眼前環境,疑『惑』的說道:“這是哪里啊?”說完站起身來,四下走了一圈也沒分出哪里是東西南北。
  “我『操』,可惡的教官,竟然趁我們睡著了把我們扔到了該死的原始森林。”陳劍醒悟過來忍不住吼道,眼神中滿含著氣憤加郁悶。
  “囈,你們看,這有一張紙條。”石正帆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張很醒目的字條,連忙招呼眾人,眾人聽到石正帆的話后,連忙一窩蜂圍了過來,當眾人看完了字條,全傻眼了,一個個癱坐在地上。
  原來這次野外生存訓練和以往不同,葉凡選擇將兩萬士兵,每五人一組,分散開來,每個士兵沒有攜帶任何一點糧食,只有一把匕首,途中不許任何戰士生火,一經發現立刻淘汰,而且要按照指定的路線在半個月的期限內穿越上千公里到達指定的地點,先到達的一萬名將正式成為“猛虎”軍的一員,其余的淘汰。每一名戰士身上都帶著一個信號棒,如果有誰堅持不下去,可以選擇按亮信號棒,這也就意味著放棄。
  何遠,田原來自北京軍區,石正帆,陳劍來自南京軍區,李大憨成都軍區。作為各軍區中的佼佼者,五人對此次加入“猛虎”軍那是志在必得。由于一個月的相處,相互之間也比較熟悉了。面對如此窘境,幾人很醒悟了過來,意識到如果再不面對現實的話,也許等待自己的將是被淘汰的命運,這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
  田原率先站起身來,隨手彈掉身上的一個毒蝎子,『露』出一絲邪笑說道:“走吧,兄弟們!咱們得趕行動,我想大家都不想被淘汰吧。”說完拿起匕首,帶頭向著密林深處走去,幾人也不怠慢,紛紛跟了上去。
  原始森林里進行野外生存訓練,最大的威脅就是來自毒蛇猛獸等一些野生動物。稍有不甚,也許你就會永遠的躺下,五人也深深的明白這些道理,精神始終保持著高度的緊張,由于長時間無人踏足,所以森林中遍布沼澤,越往里面走,野獸和各種毒蟲越來越多,五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潮』濕的叢林地帶,開始了半個月的叢林行軍生涯。
  開始兩天,幾人靠著野果為食,可是隨著道路越來越難走,幾人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渾身充滿著疲憊感,一個個餓的前胸貼后背。
  田原看了眼眾人,深思了一會,擔憂的說道:“兄弟們,看來我們光吃野果,是走不出這片叢林的,不行,我們得吃肉。只有吃肉,我們才有力氣加行軍速度,才能避免被淘汰。”
  “可是,該死的教官不允許生火,難道……難道就這樣吃生肉,天啊!想想就惡心。”何遠還有些不死心的說道。
  “是啊!田原說的對啊!”石正帆說道。“如果我們能早點跨過這道心理關,也許我們離“猛虎”軍又進了一步。”
  幾人一邊討論一邊行走在『潮』濕無比的叢林中,隨著體能的極大消耗,幾人終于支撐不住了。
  眾人坐下來休息,田原也不和眾人說話,獨自鉆進了密林中,很,田原回來了,手中拎著四五條毒蛇回來了。
  眾人都睜大眼睛看著田原,只見田原將毒蛇往地上一扔,然后拿起一條,抽出身上的匕首,熟練的三下五除二就將毒蛇的皮剝了,『露』出了白里透紅的蛇肉。
  “我『操』,他不會就這樣生吃吧!”何遠對著身邊的陳劍說道,滿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田原也不理睬眾人,將蛇拿到鼻子前面聞了聞,一副很享受的樣子,然后張開嘴巴狠狠的咬了一口蛇肉,吧喳吧喳的嚼了起來,嘴角邊上還殘留著一絲絲血跡。
  “哇”的一聲,何遠幾人看到田原那惡心樣,都紛紛吐了起來,一個個都遠離田原,臉上一副驚恐的模樣。
  “我日,這蛇肉可真鮮美啊,再說蛇肉可是大補啊!來,我捉了五條,一人一條,呵呵。”田原邊說邊將地上的幾條蛇向幾人扔去,何遠等人紛紛躲閃著。
  田原看著幾人那嬌氣的模樣,突然換了一副語氣,帶著一絲嘲諷的意味說道:“你看看你們那副模樣,有沒有點軍人的樣子,還特種兵呢,我真為你們丟人。”
  “記住,你們如果還想走出這片叢林的話,還想加入“猛虎”軍的話,你們就給我把這蛇吃下去,否則你們就不配軍人這個稱號。”田原越說越有些激動,語調也提高了。
  幾人聽到田原的話后,都沉默了,各自做著劇烈的思想斗爭,是啊!自己是一個軍人,連死都不怕,竟然被一條小小的蛇給嚇住了,那以后自己還有臉在別人面前說自己是軍人嗎?
  片刻之后,石正帆率先走上前來,拿起一條蛇,閉上眼睛吞了下去。其余三人見此,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后路可退了,臉上也『露』出了一股決絕之『色』,毅然的走上前來,強忍住自己內心的惡心,將蛇向嘴巴里面塞去……
  田原看到眾人的表現,也微微『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好看#更新最
  

Snap Time:2020-08-15 12:04:39  ExecTime:0.030


福建体彩31选7今日开奖行 理财范 贵州快三开奖预测号码 安徽快三全天多少期 极速时时彩是香港的吗 贵州11选5彩票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诺安股票基金净值 快3助手官网 山西快乐10分官网 免费炒股软件排行榜 河北快三预测专家推荐号 腾讯分分彩技巧栈泛云dx速12捷 十 运夺金开奖号码走势回 股票涨跌的计算方式 体彩排列3开机号今天 七星彩本期规律图